■10月14日,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中,阿根廷队球员梅西(左)和秘鲁队球员卡朗拼抢。新华社发

日前,国际足联与各国家和地方足协举行电话会议,会议中极为重要的一项议程,就是讨论世界杯从四年一届改为两年一届的事宜。昨日,西班牙媒体披露了会议的部分细节:国际足联拟定在2026年北美世界杯之后将世界杯带入全新周期并在2028年继续举办世界杯。可以肯定的是,国际足联正努力改变这项古老赛事的举办节奏,两年办一次世界杯已从昔日的征询意见,演变为今日的努力推动。

按照国际足联的设想,2026年世界杯结束后,2027年各大洲可按照自己的节奏举办各自的杯赛,当年10月进入一个28天的“大国际比赛窗口期”,其间将会举办7场世界杯预选赛,以产生参加2028年世界杯的参赛队伍。

根据这样的计划,原来大赛年的50天10场预选赛缩减为30天7场。根据国际足联的统计,在全新周期,欧足联和南美足联的比赛场次相比现在都将有所减少。而在欧洲踢球的其他大洲球员,四年内国际比赛的旅程也有望大大缩短。

自因凡蒂诺出任国际足联主席后,这一机构在改革的道路上一直是大步向前。如果不是疫情的影响,全新的世俱杯已展现在世人面前。如今,国际足联又将改革的对象放在世界杯身上。

自1930年首届世界杯开赛以来,这项赛事都是以四年为一个周期举办。四年一届好似自然法则,这更多源于全球对这项赛事的情感因素,若是改为两年一届,赛事需要更多去平衡各方的利益。当然,若是真的想要改革,国际足联总会找到可以实施的办法和理由。据了解,国际足联计划于今年12月20日召开由211个成员参加的特别会议并在会上就世界杯改制进行投票,届时不知各方对此能否达成一致。

著名教头温格就是“两年办一届世界杯”的倡导者,同时他认为像欧洲杯这样的各大洲杯赛,也应该改为两年举办一次。他的理论是:全球应多举办有意义的比赛,取缔那些漫长的、消耗大的低级别赛事,为真正的大赛寻找空间。温格现在的头衔是“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发展总监”,在他看来,世界杯和各大洲杯赛的预选赛不应像现在这样过于冗长和零碎,应压缩在一到两个时间段集中举行,由此世界杯和各大洲杯赛正赛的举办时间就会宽裕许多。这样既保证了各国联赛的完整性,又可以使得球员们拥有更为固定的假期(每年至少25天)。

温格以梅西为例,如果压缩预选赛并采用两年一届世界杯的节奏,梅西在四年周期里的飞行时间将由原来的33万公里减少为20万公里,这些对于球员的调整和恢复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同样,温格还给大家算了一笔经济账:若是两年办一届世界杯,赛事会因此而贬值。但如果以四年为一个周期,即便是世界杯贬值,但办两次世界杯的收入总和肯定会大于只办一次。

另外,世界杯举办次数的增加,使得实力相对偏弱的队伍有了更多打进世界杯的机会,至少增加了这些队伍成为东道主的可能性。

翻看历史,因为世界杯四年才举办一次,不少世界顶级球星因为伤病、状态等原因,可能一生都无缘参加这项大赛。增加赛事的举办频率,就是尽可能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

目前,世界杯改制的反对声音非常之大,首当其冲的便是欧足联。抛开别的不说,两年一届的世界杯对于如今正处于发展阶段的欧洲国家联赛(以下简称“欧国联”)的冲击力是巨大的。欧国联是欧足联创造的顶级国家队赛事,目前发展势头不错,但世界杯的增频无疑将改变欧国联的节奏,这将给欧足联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

更重要的是,2028年原本就拥有欧洲杯、洛杉矶奥运会两大赛事,如果再加上一届世界杯,可以想象那一年的夏天,世界体育将会是多么热闹。

此前,丹麦、瑞典、挪威、芬兰、冰岛和法罗群岛等多足协联合发布声明:如果国际足联通过两年举办一次世界杯的提案,那么他们将考虑退出国际足联。

2014年世界杯冠军德国队的队长拉姆就认为,世界杯频率的提高,会让人留下足球只跟钱有关的印象。同样他认为,如果赛事交替太快,会让比赛的价值发生改变,冠军队很快就会失去光环。

同样,英国足球名宿卡拉格对世界杯改制也是持反对态度,这名已退役的球员甚至认为,世界杯改制是因为国际足联对于欧冠赛事的嫉妒。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