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一个简单的现象并不能给出太多的答案,但在2020年欧洲杯上,出现了一个共同的现象,那就是很多球队都选择用一个右脚左后卫首发。波利尔,梅勒,特里皮尔,斯皮纳佐拉和胡博坎都是错位首发。当丹麦在对阵比利时的比赛中采用三人防守时,两名右脚左后梅勒和哈扎德同时出现在比赛中。

鉴于英格兰队中有更多天然的左后卫,特里皮尔是这一组名字中具有代表意义的球员,卢克-肖、奇尔维尔和布卡约-萨卡都被保留在板凳上。

之所以令人惊讶是因为在英格兰队在对阵克罗地亚队之前,他的职业生涯中只在左后卫位置上打过四场比赛,其中三场是在过去12个月内为国家队打的。

从总体来看,右脚左后卫应该不是那么罕见,上述球员也是如此。在2020-21赛季,在欧洲五大联赛中,74%的球员的右脚传球比左脚更有优势,所以在考虑具置之前,右脚左后卫的数量总是多于左脚右后卫。

更进一步说,2020-21赛季,右脚左后卫总共有266次首发,约占该位置所有首发的12%。左脚的右后卫是一个更罕见的品种,在2020-21赛季总共只有10次首发,只占所有球员首发的0.5%。因此,从大的方面来看,特里皮尔和斯皮纳佐拉的出场位置似乎并不太出格。

与其他欧洲强国相比,意大利可能不会培养出疯狂套边的边后卫,但他们往往培养出适应性最强、最多才多艺的球员。马尔蒂尼是一名世界级的左后卫,尽管他是右脚球员。赞布罗塔也是一样。像佩索托和托里切利这样的球员在这个位置上也很舒服。

意大利右脚左后卫的名单中最新一员是斯皮纳佐拉,20岁的他并不是一名天生的左后卫,在他年轻的时候,他更像是一名攻击型球员,按照意大利后卫适应能力强的传统,他完全满足于被派到任何位置,从中后卫到中锋。

他在2019-20赛季末为罗马短暂效力过一段时间的右后卫后,斯皮纳佐拉的整个职业生涯基本上都是在左后卫位置,现在他已完全适应了这个位置。

这个位置可以说是曼奇尼本次欧洲杯的主要问题,帕尔梅里是切尔西的第三选择,因为他天生的套边技术,经常被使用。但现在斯皮纳佐拉已经被证明他在左路进攻非常有效。

这很关键,因为曼奇尼的体系取决于在控球时要在前场形成一个有效的进攻五人组。因莫比莱领衔锋线,贝拉尔迪留在右边,为巴雷拉打开了一个缺口。在另一侧,因西涅内切进左内侧空间,为外侧的斯皮纳佐拉开辟空间。

下图显示了斯皮纳佐拉在3-0击败瑞士的比赛中的所有触球。请注意他在进攻三区的触球次数,以及他是如何在因西涅的内侧或通过靠近边线来寻求触球的。

迄今为止在意大利的两场比赛中,后者的移动特别值得注意。下面是他们对土耳其的第二个进球前的瞬间,斯皮纳佐拉在左翼的位置很高。最终,贝拉尔迪的传球在远门柱找到了他,他的射门让因莫比莱有机会将球打进。

在3-0战胜瑞士的比赛中也是如此。因莫比莱不断地从左路内切,总是由斯皮纳佐拉在外围担任第五个攻击手。

而斯皮纳佐拉在对阵瑞士的比赛中不仅仅起到吸引对手跑位的作用。事实上,尽管他在首场比赛中不断冲击底线,但瑞士队似乎总认为他在下底时完全不舒服,并经常让他用左脚。

不过,斯皮纳佐拉的右脚向内移动的能力意味着他经常可以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跑动。在下面场景,当他把球传给因西涅时,他进行了一次内切。

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弗罗伊勒和扎卡身后的跑动,他们正忙着压迫若日尼奥和洛卡特利,在两线之间留下空间。大多数的人可能会认为因莫比莱会进入这个空间,但相反,是斯皮纳佐拉从左后卫向前推进,进入这个空间。

这一次,传球没有来,斯皮纳佐拉没有停一直跑到右翼。因西涅不得不赶紧回防,跟随姆巴布并防守右后卫区域。

这是一次不寻常的跑动,但随后斯皮纳佐拉扮演了一个更不寻常的角色,尽管主要使用右脚,但被要求成为一名套边者,担任意大利的第五个攻击手。

与斯皮纳佐拉相比,特里皮尔的角色要保守得多。他攻入前场的次数要比意大利人要少得多,而且他在禁区附近的触球都是来自于他的边线球,而不是来自于他在场上的支援跑动,特里皮尔总共84次触球,对英格兰在当天的比赛中执行他们的计划至关重要。

特里皮尔被安排在更深的地方活动,他的角色更多的是作为一球场深处的控球者,他的右脚可以帮他打开一些传球的角度,这是肖和奇尔威尔的左脚无法做到的。

这是第一个例子,特里皮尔简单地将球传给斯特林,几秒钟后他再次拿到球,斯特林来到肋部,为特里皮尔创造了一条传球通道,可以将球再次传给他。

斯特林随后将球传给了芒特,只不过他的跑动有点晚,但英格兰如何利用这个左路三人组来推进球的意图很明显,这组移动如果没有一个在左后卫位置上对自己的右脚感到舒服的球员是不可能的。

下半场也有类似的例子,特里皮尔在克罗地亚半场的位置。他的身置是指向内场的,特里皮尔得球,因为他的右脚,他可以创造一个传球通道直接给哈里凯恩。

特里皮尔的右脚长传打克罗地亚防线身后也很有用,下面场景是第8分钟时他首次寻求打克罗地亚防线-长传身后

由于斯特林吸引了左后卫弗尔萨利科,后面有空位可以让芒特冲进去,维达拉出到边线秒后,斯特林在禁区内完成一脚射门。

右脚传球的好处是,它的轨迹可以更靠近边线,远离维达,使芒特有更多的机会把球在进攻三区控制下来,如果是左脚传球,它将更多地向内侧弯曲,给后卫以优势,使其能够解围或者回传给门将。

芒特想在21分钟内复制同样的事情。斯特林再次吸引弗尔萨利科,特里皮尔的身体姿势也为他在后面的传球做好了准备。再一次,作为一个右脚球员,他可以瞄准角球角球方向,利用对手身后留下的巨大空间。但在这个例子中,特里皮尔的速度太慢,没能和芒特形成配合,而是将球回传给后场。

在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中,特里皮尔有几次长传球,帮助球队瞬间将球向前推进,但还有一个应用的例子,表明为什么左路的右脚球员甚至能帮助球队控球。

这是一个标准的界外球战术,特里皮尔把球掷给芒特(1),芒特的第一次触球就把球直接传了回来(2)。由于特里皮尔用右脚控球,他有一个开放的身置,使他在前场有很多传球角度。

而左脚球员在这里就没有这么多的选择,因为他们的第一次触球就迫使他们面向内场或向后。在这个例子中对于特里皮尔来说,他可以将球传给斯特林,只是斯特林被弗尔萨利科紧紧盯住而已。

不过,特里皮尔扮演这样的角色也有一些弊端。首先,一个左脚球员可以轻松完成的更简单的传球,如果由右脚球员完成,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举个例子,在对阵克罗地亚下半场的比赛中,特里皮尔一个简单沿着边线的弧线球传球,对于左脚球员来说,它是向内弯曲的,这样边路球员可以面向球场打开身体接球。

但是,如果特里皮尔的传球稍大,斯特林就需要向后移动去接球,而且他的身体不是朝前的,这使得他的下一个移动或向前传球变得困难,这可能会被对手压迫成功。

现在我们来到和苏格兰的比赛,鉴于苏格兰的进攻偏向于左边而不是右边,拥有一个不能高位套边插上的边后卫意义不大,罗伯逊在对阵捷克的比赛中创造了6次机会,右路的奥唐纳只创造了一次机会。

对于这场比赛来说,一个更能干的右路防守者也可以与一个有进攻意识的左后卫搭档进攻,是索斯盖特最明智的选择。

除了一些例外情况,比如索斯盖特使用特里皮尔,通常用右脚左后卫都不是教练们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事实上,目前顶级左后卫的分布并不均衡。

更令人惊讶的是,英格兰和苏格兰各有两个顶级选择。法国有如此多的左后卫,以至于门迪和埃尔南德斯甚至都没有进入他们的阵容,主教练们在圆孔里放了一个方形的钉子,但这也许就是国际足球的全部意义所在–应对阵容的局限性,这往往会产生一种在俱乐部层面看不到的战术趋势。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